益方生物拟科创板上市 胡润百富榜或添新面孔

原标题:这家公司拟科创板上市,胡润百富榜或添新面孔

来源:IPO日报  

市场期盼有成长潜力的企业上市,企业持股者们更是为上市热血沸腾。君不见,多少知名企业IPO“战役”胜利带来的滚滚财富,成功地把企业家推上了各种富豪榜的宝座。

近日,益方生物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方生物”)提交科创板申报稿,按其拟募资额计算,公司实控人之一的王耀林或将登上胡润百富榜。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益方生物还处于亏损状态中,即便上市成功仍然面临着一颗“定时炸弹”。

01

或将登上胡润百富榜

据了解,益方生物从事药物研发,其产品主要聚焦于肿瘤、代谢疾病等。

从股权结构来看,益方生物的实控人为王耀林、江岳恒、代星,三人合计拥有益方生物35.03%的股份。另外,持有益方生物0.68%股份的张灵为其一致行动人。上述4人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时,以持有益方生物24.76%股份的王耀林意见为准。

此次科创板IPO,益方生物拟募资24.09亿元,发行不超过1.1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0%。以此计算,公司达到拟募资额时的估值为120.45亿元。考虑稀释作用后,按王耀林的持股比例,相应股份的估值将为23.86亿元。

胡润百富官网显示,胡润研究院自1999年以来连续第22次发布“胡润百富榜”,上榜门槛连续第八年保持20亿元。

上榜门槛,数据来源:胡润百富官网

胡润百富榜最新一期为《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上面并没有王耀林的名字。这意味着,借助益方生物科创板IPO,王耀林或能成功登榜。

02

“定时炸弹”

需要指出的是,王耀林登上胡润百富榜,是建立在益方生物估值猛增的基础上。

如果按益方生物2020年9月的转让和增值价格计算,彼时公司的估值只有50亿元。而公司达到拟募资额时的估值为120.45亿元,考虑稀释作用后,益方生物估值在数月内增长了92.69%。

对此,益方生物董秘办人士对IPO日报表示,这是因为公司核心在研产品进展迅速。2020年9月完成新一轮融资后,D-1553先后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启动I期临床试验、获得中国IND临床批件;BPI-D0316的二线治疗适应症的新药上市申请已获NMPA受理。预计到公司上市前,核心在研产品将按计划继续顺利推进,公司价值将进一步提升。

不过,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益方生物核心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尚未开展商业化生产销售,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

具体来看,益方生物除2019年通过向贝达药业技术转让获得主营业务收入外,其2018年和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均为0。在此背景下,益方生物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0.95亿元、-10.53亿元。特别是2020年,益方生物的亏损金额都接近2020年年末10.57亿元的总资产。

主营业务收入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另外,益方生物2020年年末的未分配利润为-11.79亿元。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建新对IPO日报表示, 在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法定公积金之前向股东分配利润的,股东必须将违反规定分配的利润退还公司。

这意味着,在年末的未分配利润转负为正前,益方生物无法向股东进行分红。

事实上,益方生物即便成功上市,也不能放松警惕。自上市之日起第四个完整会计年度,益方生物如果净利润(扣非前后孰低)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将面临着一颗“定时炸弹”。

03

8亿元的股份支付费

IPO日报发现,虽然公司2020年的研发费用多达10.08亿元,但大多数为股份支付费。而这股份支付费绝大多数又与益方生物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有关。

2017年至2020年期间,益方生物向王耀林、江岳恒、代星、张灵发放了股票期权,并且在2020年7月,这4人将其被授予的股票期权全部加速行权。

受此影响,益方生物2018年至2020年分别计入管理费用19.9万元、54.88万元和86.72万元,计入研发费用1036.93万元、3008.1万元和8.16亿元。

股份支付费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可以看出,益方生物将绝大多数的股份支付费放入研发费用中,而不是管理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放入研发费用可以进行加计扣除。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延续执行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75%政策,将制造业企业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100%,用税收优惠机制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着力推动企业以创新引领发展”。

对此,央视财经评论员汪蔚青对IPO日报表示,亏损企业如果未来盈利,在法定的可弥补期限内,前期研发费用依旧可以加计扣除。一般企业的可弥补期限为5年,部分集成电路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及科技型中小企业是10年。

除了可以加计扣除,某知名券商高管对IPO日报表示,公司也有可能是为了凑研发费用指标。

对于股份支付费分配的合理性,益方生物董秘办人士对IPO日报表示,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均为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全面主导公司新药研发的各个环节,因此将绝大部分股份支付费用计入研发费用具有合理性。

需要指出的是,王耀林、江岳恒、代星、张灵还担任着益方生物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从事着管理工作。

除这4人外益方生物高管仅剩财务总监。

那么为何益方生物将绝大多数的股份支付费放入研发费用中,而不是管理费用?

高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汪蔚青表示,高管兼职核心技术人员的,其股份支付费进入研发费用需要甄别。直接从事研发活动的人员、外聘研发人员同时从事非研发活动的,企业应对其人员活动情况做必要记录,并将其实际发生的相关费用按实际工时占比等合理方法在研发费用和生产经营费用间分配。另外,企业没有产品生产,不代表没有经营管理等非研发工作。

按益方生物2020年的分配方式计算,管理费用分配的比例仅为0.11%。换算成工作时间,即便高管365天且每天24小时都在工作,也只有9.3小时用于管理工作。

这样分配是否合理?

某知名券商前高级副总裁对IPO日报表示,这可能会引起交易所审核员的关注,例如天微电子的披露和问询,就涉及到高管兼职研发人员的股份支付费。

具体来看,天微电子在第三轮问询回复函中表示,虽然董事兼副总经理陈建专职负责公司产品研发和技术工作,且其薪酬计入研发支出。但陈建作为公司董事和高管人员,在负责公司产品研发和技术工作的同时,认真履行董事职责,参加了公司的历次董事会,所以公司将陈建的股份支付费用全部计入管理费用。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